南方

| Posted by 周公度
Dec 03 2010

去了下南方。

10月25日至深圳。
见老友若干。

29日至茂名,去菜地。

30日至高州,山林之中,
见新禅院。

12月1日晚,返回西安。

南方气清且升,
北方气缓而滞。

土豆儿子一辆

| Posted by 周公度
Nov 16 2010

20100418069
土豆去年所生儿子之一。已送他人。看小区环境还可以。

太白金星与檀香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21 2010

日子越发粗糙,要以月来纪事了。

八月——
去了子长县钟山石窟。


九月——
坐吃山空。

山在哪里?


十月——

月初去了秦岭大峪。访非舒兄。星夜而归。
同行者诗人吕刚、之道。

15日去了太白县。夜宿一日。
太白金星明耀如斯,晚上十点去车站前的小理发店理发。

16日至甘肃平凉。
与崆峒山有缘。且问广成子。

17日至宁夏泾源。
泾水之清,天下之水罕有可匹。


还有——

月初买了两把上好的檀香;
几乎天天梦见妈妈。

万佛岩记

| Posted by 周公度
Aug 30 2010

周公度


 


¿入夜


 


经延安、子长,到达安定古镇,已是傍晚。


站秀延河桥上西望,夕阳在半山中,晚霞好似仰莲。


夜宿钟山石窟。


 


¿雾中登山


 


早晨六点起来,浓雾封山;山上有寺塔,隐约可见。


自文管所东侧门,经萧寺宫、石渠,上得山腰。山上之雾,更见迷离,稍不注意,便破坏了草木间的蜘蛛网络。连连抱歉中,攀到寺塔,裤腿湿了许多。


远处群山,山下河水,皆在雾中。


 


¿一万午


 


山上之塔,建于明季。


以塔砖上的痕迹分析,众多题记高至第三层,周围应曾被被山上坍塌的泥土掩埋,近年又渐次作了清除。镌刻最深的一句是:“高壮爱你白杨柳我要爱你一万(午)年”。


连着读了几遍,不知道怎么样断句。然而,从“年”之前的“午”字的被涂抹看,双方应该有争吵。不然,“午”字不可能又修改成“年”字。


高壮是个有心人。白杨柳也很强势。


 


¿象征


 


束心观佛窟。


转至地藏菩萨前时,腰带突然坏了。莫名奇妙至极。


什么意思?真是乌烟瘴气。


 


¿普通法师塔


 


早课后,去拜谒普通法师塔。


一路上果树多多。沿途农户庭院,多种向日葵与葡萄树。葡萄青色,微紫;向日葵嫩黄,中间呈乌金色。


法师塔在山坡上,第四层北侧嵌进一石,上刻“宗祖之图”,下面几列小字,仰着面孔,也不能够辨识清楚。想来应是寺院的传承谱系;后退到略高的坡位去看,却更是模糊。


塔后有一棵苹果树,树上有三个苹果,都很丑。拣稍漂亮的一个,摘下来,又涩得不得了。但我认识栽苹果树的人吗?


 


¿安定镇


 


安定镇原是安定县城。尚有县衙旧址。


恰好赶上集市,镇政府旁边的空地上,站着几十头拉着板车的驴。中间有几匹小马,一头黄牛。黄牛甩着尾巴,看上去很温驯。


在“陶公业”旧居前的地摊,买了一条皮带系上。又去蔬果区域,买了三斤葡萄,步行到老城墙永清门外的桥上。费了不少时间,勉强把葡萄吃完。


 


 


¿16


 


小镇河对岸只有几户人家。


在桥上吃葡萄时,过来一位提着菜的女孩。她提着很多菜,也许家里来了客人。


她走路时,几乎没有声音。新鲜又柔软。


 


2010825  子长县安定镇

少受欺骗者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28 2010


少受欺骗者封面.
《The Less Deceived》

一百万个你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15 2010


周公度



即便是时空无限,


深入又广博,


出现一百万个你,


光芒逼人,如寒夜繁星,


如团花锦簇,


如江河之沙金,


我还是不再改变。


 


2010715

白银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07 2010

7月2日至白银,夜宿泰德。
次日下午,做轮渡至清凉寺。

复经兰州,至会师。看红军会师纪念馆与文庙。
登桃花山,拜安宁寺。

7月6日晚,返回西安。

原来水上有风,黄河有潮汐。

4(1)
泰德县黄河石林国家地质公园

译后记

| Posted by 周公度
Jun 22 2010

译后记


 


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这两部诗集:《北方船舶》(The North Ship)与《少受欺骗者》(The Less Deceived,均为首次译成中文。虽然有些人翻译过其中的少量篇章,但都不如我的译本。


 


我比他们翻译的好,一是因为我的中国古文比他们都好,二是我的诗比他们都好,而且对古典的化用与拉金一样也了无痕迹,三是我对哈代(Thomas Hardy 1840-192 8) 的喜欢超过他们,四是我对拉金所处的1950-1980年间英国音乐尤其爵士乐(Jazz)的流行非常熟悉。


 


如果有人想超过我的译本,除非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学中文,但我想他基本没有希望,因为我的诗也比他好。


 


2010620  西安

银杏种植

| Posted by 周公度
Jun 07 2010


  



 


此稿是我主编《诗选刊》杂志时的每期卷首。因杂志发行数量有限,阅读者尽皆学术与文学圈内人士,语言以简括、触及即止为旨。文共二十四章,每章一题,互有涵盖,但并不粘连。其中多篇写作时,恰值主持颁奖典礼,更是成了提纲。又因诸章均以诗经为内线,有朋友建议系统整理,扩充成一长篇诗论。但我想,这并非写作此稿之初意,只是在成集时的相关配图上做了一些延伸性质的注解。


 


周公度


二零一零年四月

我去过一些河流的上游

| Posted by 周公度
May 26 2010

(1) 有信

梦往有信的方向走。

(2)槐树

槐树有风,凉而静。

(3)流水

我去过一些河流的上游,
那里有许多不爱讲话的人。

(4)照片

有一张照片:

晨时雾气弥漫的河岸,一只老虎穿过草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