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2月, 2008

2009

| Posted by 周公度
Dec 30 2008

(1)须弥山

年底去固原,多少有些仓促。
下榻诗人牛红旗的宾馆。第一次冷得未能成觉。

早晨去对面的学校散步,几乎看不出男女生的区别。
碾转买了份宁夏地图,回宾馆看了很久。

一个城市必然有一个诗人。
须弥山在固原,必然有须弥山的道理。

感谢圆光寺老尼,得见北朝完整佛窟。

(2)崆峒山

看地图,甘肃平凉崆峒山也系六盘山支脉。
乘火车约摸两个时辰。

及傍晚到达,诗人西可说,乘汽车一个时辰而已。
他恰好与固原诗人单永珍、王怀凌相识。

人生少得如此冒昧抵达之事。大醉又有何妨。居然在洗手间睡了一觉。
时餐中有诗人姚学礼、作家荆爱民等。

次日,与友人登览崆峒山。捡得女人裸佳节又重阳照一副。
果然三教合一之胜地。

(3)2008年

由平凉回西安,拟过宝鸡,去旧书店淘书。
之前与诗人白麟曾一起前去,淘得八十年代的《美术》杂志几十本。

可惜过千阳之时,已经与末班火车时近。
之道兄说,千阳女孩安静、温柔、貌美,与秦地别处大不相同。

又说及凤县、城固与洋县的女孩与《诗经》的关系。

(4)梦境

看《敦煌梦书》,早晨的梦最具预半夜凉初透言。
床边放了笔与本子后,所有的梦便都记不起来了。

我羡慕那些能够掌握秘密与未来的人。
但是,我记不住美梦,与所有奇异的境遇。

好的哲学应该是预半夜凉初透言性的。
《哈利波特》也许是。《一千零一夜》也许是。

对于一个国家,国家的边境就是一个人的梦境。
我的梦里要出现雨水,出现院落与鱼。

小说家

| Posted by 周公度
Dec 20 2008


我想把脸涂上厚厚的泥巴,不让人看到我的哀伤。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迟子建

carver092906
Maryann Burk Carver with her husband in August 1972

海上的日子

| Posted by 周公度
Dec 16 2008

(1)乘夜色来的人

去了广州、中山、深圳。
见到一些见过的朋友,一些未见过的朋友。

在深圳,远洋兄餐中,
意外见到写影评的王樽。我很喜欢他的书。

旧海棠比照片漂亮,
比写诗的自己爱讥讽。

桥很低柔。大伟很酷。
樊子说大伟每晚换一个地方住。

莱尔身上有了霸气。
怎么弄来的?

(2)去海口

晚上在海甸岛散步。有人在夜色里钓鱼。
少君说:还有人去深海里钓鲨鱼。

我操。
我只钓过小鲫鱼与书本长的破草鱼。

傍晚,少君介绍海南第一大厨曹和标相识。
曹和标出了本《道德经双语翻译》。

感谢少君老师教给我的一切。
感谢诗人卢炜。

(3)清风其来

诗人们似乎都很喜欢韩少功。
他像陶渊明。

徐敬亚像同济大学会上一样,脾气依然很大。
根本不顾及做主持的女学生是否漂亮。也许因为王小妮在。
在北方,这需要很多辣椒才能维系。

过去,我的印象中,女作家张洁气质最好。
前年看她的散文,感觉可笑。与蒋子丹差太多了。

机场路上,江非说到“唱和诗”的消失。
说以往在临沂,都是与兄弟们现场赠诗。

“现场感”不是写了现场,而是现场写,
这考验诗人的才华。

古代诗人灞上折柳,
今日诗人江边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