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5月, 2008

江南的情诗

| Posted by 周公度
May 30 2008

1.夜色

17—19日在同济大学开会。
晚上去便利店买杂志,拍照片一张。很是喜欢。

DSCN0344-01

2.麦芽糖

乌镇一宿,唤起虚荣无数。

3.苏州两日

宿西园寺。邀诗人小海来,同赏敦煌写经。
感谢大和尚与宗舜法师。

4.陶贵人

成峰兄说,大鼋四百岁,逢贵人才出现。
害我每日早晨6点就去池中骂大鼋。

约诗人陶文瑜、画家夏回来寺内素食。
餐后去花园。

一个小鼋脸盆大,游到亭前,又游去啊。

4.情诗

“江南可采莲,荷叶何田田”是一首情诗。

不说也罢

| Posted by 周公度
May 07 2008

(1)青山依旧

去王保安教授的画室,以为会遇上几个模特,至少几个女生。却看到几个和尚。

谈起他的淡墨山水,再看这几幅人物,从容淡定,宛然大家气象。
几次想折叠几下带回家去。还有那副山水叙旧图。

他时时笑出声来。创作中的意外之喜总是令人得意。

(2)旧地重游

四月初,应潘维邀请,赴苏州同里诗会。
见到一些想见的人与一些不想见的人。

半夜在吴兵房间说话,他拿出陶文瑜的一页手稿,毛笔书写,煞是雅正有致。
老吴还收藏了几幅赵朴初、郑欣淼的书法,允诺哪天送我几张垫底。

我拟下月去泉城,希望届时他还承认。

(3)河豚之美

受诗人城西邀请,去无锡看美人。小睡一宿。次日早晨去太湖。

看了半天游客,然后于太湖鼋头渚上的寺里吃斋面。之后在江边楼上喝茶。
茶楼简单,如八十年代的供销社。谈了些什么?总之,没有一句正经话。

张立群说,我本想会后去苏州看裙子,结果却被公度拖来看水。

(4)夜郎在蜀地

我听琴曲有六年多了,却依然很多曲子辨识不清。可鄙。

费了好一番精力,重闻老八张,翻检古琴资料,列了提纲,去拜访李仲唐。李氏为查阜西五十年代的学生。
结果在约定好的时间,老先生不谈了。只好在电话里“简单地说”了四十分钟。

也罢。但是,为什么我会突然落寞起来呢?

(5)多置家产

邻居说,你家土豆可能怀孕了。

可能个P,我亲眼目睹她与一个丑得连雷都懒得劈它的白色却像灰色的瘦骨嶙峋的腿可笑地长到让人想抽它耳光的气质委靡的尾巴仿佛一截生锈铁丝的细狗在一起。

也长脾气了。以前可以挠鼻子摸肚皮,现在多看一眼她睡过的沙发,就发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