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7月, 2007

他总是与众不同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30 2007

他对这个世界
有最真切的怀疑。

他的每次怀疑,
也几乎从不让他的理智落空。

他肯定是个
以吃冰为生的人;

没有谁可以像他那样:
脾气很古怪,很坏。

他爱结婚。
与每任女主角睡觉。

英格玛·伯格曼
(1918—2007)

40_1588_8497f998bad7eed

小丑世家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27 2007

小丑世家


周公度

他尽职尽责,
把小丑  演好。


他是小丑里的天才,
从未复制过别人。

2003.6.21

function ImgZoom(Id)//重新设置图片大小 防止撑破表格
{
var w = $(Id).width;
var m = 550;
if(w < m)
{
return;
}
else
{
var h = $(Id).height;
$(Id).height = parseInt(h*m/w);
$(Id).width = m;
}
}
window.onload = function()
{
var Imgs = $("content&quot ;) .getElementsByTagName("img&quot ;) ;
var i=0;
for(;i<Imgs.length;i++)
{
ImgZoom(Imgs[i]);
}
}

我的长安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24 2007

去了北京两天.这个城市依然贫气、轻浮、低劣、芜秽,还有龌龊。

1)很高兴见到白玛。我一直喜欢她的诗。她像诗一样。
2)很羡慕天乐的新发型。他多么自信。像突厥人。
3)我喜欢的银杏树,在西安是高贵的,在金台西路显示出罗嗦、平庸、卑下的慌乱气质。

我抑止不住厌恶它。

关于小朱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19 2007

(1)
国家大了就是好,随时可以看笑话。
从不会冷场。

朱广沪,如果今天国家队返程,
你可以就地跳海。

或者割腕、吞药、上吊、触电、撞车、自有暗香盈袖焚;
总之,你不要再回这个国家来。

(2)
朱广沪,你这个三代单传的傻逼
你真的不要回来了。

这个国家正在下雨,下雨就有闪电,
夏天的闪电爱伴随打雷;

如果打雷,无论如何
都会劈死你。

《布拉格恋人》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07 2007

——如果顺路带我一程吧。(姜惠珠)
——不顺路。(崔尚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