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3月, 2007

关于你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28 2007

你爱过—
那么多人

哪个是真心
哪个能长久

土豆你会不会思念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16 2007

去年,我家附近有个很好的公狗,叫阿白。阿白看上去高贵又温驯,还经常一声不响地来我家门口等土豆。土豆去年快三岁了,它很喜欢与阿白玩,我就想着土豆应该生小狗了。只是阿白还没有一岁。

有次,夜里快十一点了,阿白突然来我家吃了会儿东西。还闻了闻土豆睡觉的毯子。土豆很敏感,那时好像在楼下玩,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吃它的东西,气呼呼地快跑回来了。但看到是阿白,它什么也没有说,还很高兴的样子。它那样小气,平时谁动下它啃过的骨头,都要呲牙翻脸。

是哪一天呢?阿白自己在外面玩时,被人偷走了。我知道消息后,先是想笑,然后才是伤心。我拉着土豆的爪子说,乖狗,你也看到了,我们对阿白也是一心一意的好啊。土豆不说话。

不醉不归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14 2007

为什么别人酒后都是大笑,我每次却是痛哭失声。

瓜菜之思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12 2007

安歌:
 
    西安有植物园。但很不好看。树木与花草很少。
    树木与花草都舍不得种植,还叫什么植物园呢。我好像去过两次,都没有找到可以接吻的地方。那就拉着手吧。少说话。这个样子也是我恰想做的人。
 
    我一年比一年老了,越来越爱灰心丧气。看到你说写了两本《植物记》,我就想看看。我认识一个河南的女孩子,她几乎能说出所有的植物的名字。有年她来西安,去慈恩寺,她甚至能辨认出铜版壁画上的树木。
 
    岩鹰就是南京林学院毕业的。去济南前,他在林场生活了十年。他有很多诗根本不写树木,但字里行间有树木的形象。多么拽。去年的前年夏天,我与他,还有普珉,几乎天天傍晚喝酒到凌晨。在我的记忆中,岩鹰是一棵树,普珉是一朵云。这样说很肉麻,我一直没告诉他们。
 
    他们都多么令人羡慕。前些年,有段时间,我买了很多样的盘子。就是厨房里盛菜的那种。我当时立了志要做个盘子界的权威。即使别人只给我说下舔菜汁的感觉,我便能立刻说出那个盘子的式样、产地、制作方式、技师的性别、年龄,等等。那该有多好。
 
    收到你的信,我很高兴。想到伊犁有个朋友,在家里,在妈妈身边,去草甸,去大河,种菜看书,我就想笑一会儿。我去年打算去新疆一次的,然而总是有很多藉口使自己拖延下去。今年我想努力一下,用一周的时间,去看且末、焉蓍、鄯善、库车等地方。


    我已经买了很多相关书籍与地图。沈苇那本书,名字太奢侈了,新疆不应该是那个样子的。我看报纸,刘亮程好像又在写沙湾。你能不能告诉他,让他少说点话。
    那么多地方,我又是个爱坐车的人,一周的时间,肯定不够。
 
    时间太快了,一年又将过去四分之一。
    我时时心急如焚。
 
    春天比冬天让我浮躁。
    等着看你的《瓜菜书》。瓜菜们的照片最好有单身照,也有合影。
    还有,它们一定要长得朴素。
 
                                      周公度  西安  

三十岁是死人的好时节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10 2007

这个好时节,
多么难拒绝。

松懈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07 2007

她看到一则为爱自杀的新闻,
而嘲笑这个自杀的人。

《我二十岁的时候》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06 2007

她与他接吻时:

——你这是第一次接吻吧?(大卫)
——为什么?(安娜)

——你的舌头没有动。(大卫)
——……(安娜)

安娜很胖,而且难看。


我看上去肯定很蠢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05 2007

我相信了太多事情。

爱情电影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02 2007

她从台北来看他。

——你怎么来了?(秋水)
——只是看看你。(碧云)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