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07

行踪

| Posted by 周公度
Feb 26 2007

去了神木、尔林兔、伊金霍洛旗、鄂尔多斯,
过杭锦旗、鄂托克前旗,到乌海,
再至银川、兰州、天水。兰州是第二次去。
过宝鸡回。

西安很好。

弱者的心

| Posted by 周公度
Feb 13 2007

我这是怎么了。

周六,土豆只是惹了一点小乱,我就狠狠打了它。它乖乖的,爪子抱着鼻子,任我打。叫声那样哀楚,我还是冷着心打它。后来,邻居都出来了,她们都谴责我。都说,实在听不下去了,看你平时还斯斯文文的。隔壁黑子的爸爸,昨晚敲开门,摸土豆的脸,给它吃火腿。他对我说:如果我在家,肯定不会让你打土豆。

我当然不是什么斯文的人。我的内心有个暴徒。但我是个弱者。只有弱者、可怜的人,才欺负自己的小狗。就像最无能的人回家后打妻子。我是个彻底的失败者。不折不扣的可怜可悲可鄙的人。

image 
猪年快乐。

咖啡馆的隔壁是酒馆

| Posted by 周公度
Feb 12 2007

周公度

夜深的咖啡茶会,出门之后,总是想喝点酒。无论红酒、啤酒,抑或烈酒、花雕,都可以。不要荤素配菜,只要孤单桌椅,不要丝竹娱乐,只要寂寂清风,无须往来把盏,只待星寒云天。即便酒冷如冰牙,小杯频可醉,形容不堪于这夜色,于我又有何伤?

然而,坏心情总是有的。它如破败酒旗,此起彼伏,东西招摇。又自诩为合卺金樽,不舍不弃,始终如一。它嘲讽我,打压我,逼迫我,紧紧羞辱我,它如此努力,似乎只为倾尽一己之力。但我这次决意不逃离。我饮下这杯苦酒,我要让这可耻的苦酒无处潜逃。

这个深夜啊,我杯杯满斟,不醉不休。夜色是哀伤人的墓园,是小丑的悲歌之地。我的哀伤层层磨砺,有甚小丑的委心曲折。我的欢乐,不过是强颜微笑。我的坚持,终究也不过是一幕云烟。一切都是如此,终将散尽。仿佛尘埃融入漫漫夜色。微不足道。

但我喜欢杯餐狼藉的桌面,喜欢形影孤冷的酒徒。店家打烊,大街与路灯尚在。人人皆不可测,惟有清风在胸。买酒曼饮,继续前行。与每一个路过的小狗说话,向每一个急急归家的人表示羡慕,告诉每一个街边独坐的人,为什么不与可怜的人一起叹息?

长啸不能释我心怀,那且大哭一场吧。然后,去听悲伤的曲子,去看悲伤的词,去过悲伤的日子,去爱悲伤的人。从此,让这颗绝望的心加速枯萎,让这颗坚韧的心百般焦灼,让这颗单薄脆弱的心,孤孤零零,日日流泪,一触即碎!这时光啊,卑鄙如斯。

2007.2.9 西安

事实

| Posted by 周公度
Feb 03 2007

她是多么地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