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0月, 2006

芝兰之心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30 2006

我经常想起一个我所鄙视的人,
这让我对自己更生鄙意。

行踪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25 2006

1)
去了济南几天,参加孙磊主持的一个朗诵会。
见了一些高兴见到的人。

依然是逢酒必醉。

2)
上火车前看完许倬云的《中国古代社会史论——春秋战国时期的社会流动》。通篇是顾立雅说,葛兰言说,宫崎市定说,梅贻宝说。除了“社会流动”四个字是公用的,基本是引出来的一本书。甚至引的也是浅薄。

学问做得这样轻易。显然是本垃圾。
对比他的《西周史》。还好,话能够理得清楚。

3)
火车依然是我喜欢的慢车。
过郑州,看完《日本战后电影史》。

想起有次去买电影。问老板木下惠介。
老板说:我只卖日本的 ** 。

4)
餐后去了几个地方,足可以心寒半年。

a.好书店倒闭了两家;
b.名典咖啡的酒水单上写着“茶水只续两次”;

我觉得济南有随时崩溃的迹象。

5)
还是几年前的观点:
济南漂亮女孩的比率是国内最低的。

褒曼的信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18 2006

英格丽·褒曼看了《罗马,不设防的城市》后,给导演罗伯托·罗西里尼发了一封信:

“我看过了您的电影《罗马,不设防的城市》和《游击队》,非常喜欢。如果您需要英语非常流利,也还没忘记自己那口德语,但并不很通晓法语,意大利语只会说‘我爱你’的瑞典女演员,请随时和我联系,我想为您拍戏!”
image

罗马瞬间被征服。之后的七年,她只在罗西里尼的影片中出演。
直到他们分开。

爱说话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11 2006

image 

基蒂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09 2006

“现在,他有三只猫,猫的名字分别为基蒂1、基蒂2、基蒂3。”
                                   ——选自《梦幻守望者》玛格丽特·塞林格

“他”是指塞林格。玛格丽特·塞林格是他的女儿。

书中写到塞林格的情人乔伊斯·梅纳德的部分,气息好象写她的姐姐。
与《我曾是塞林格的情人》参看,梅纳德又像她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