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006

无稽

| Posted by 周公度
Aug 31 2006

翻了会书,去看了眼收藏的胡茵梦的日志。

打开即吓了一跳,现在她改了个蠢气息的名字,剪了冬瓜短发,戴个低俗眼镜,坐姿像落魄鸨婆,日志逢字便是道理。
看了几句,紧着心凉上来一个冷战。极是不舒服。

关于她的印象全部在李敖回忆录里。任性、自然、逼人。
现在怎么成了这副样子?完全一个邪陋教会的财务主管面容。

太令人齿寒了。看旧战场养了鱼虾,不知李敖要怎样大笑。
也许他要否定这段记忆。

佐证

| Posted by 周公度
Aug 28 2006

看朋友送的一本清代食谱,第一卷有小节说到江南酱的做法:

“苏州甜酱,每黄豆一石,用面一百六十斤。
扬州甜酱,每豆一石,用面四百斤。

又,晒甜酱加炒熟芝麻少许,滋润而味鲜。”

朋友为江苏常熟人,远扬州,而近苏州;现已远嫁硅谷。
但这几日看食谱,一直想问她:

1)苏州女孩是否比扬州女孩白?
2)扬州女孩是否比苏州女孩贴心?

时光记事

| Posted by 周公度
Aug 26 2006

国内版的阿娜伊丝。宁的日记,封面是文字有The diary of Anais Nin(1931-1932)字样,
图片用的是电影《亨利与琼》的截图。

看原版封面,却是“The diary of Anais Nin1931-1934”。
两年啊,妈的,多少情事。
最厌烦这样的翻译与责编,乱动人家东西。

原版图片为阿娜伊丝。宁年老时照片。黑白。
她额高,嘴角微扬,眼睛大,深情又凄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6/7/gongzi,20060826132642.jpg[/img]

云山雾罩

| Posted by 周公度
Aug 25 2006

弗洛伊德与荣格受美国克拉克大学邀请前往讲学;
在抵达纽约港之际,弗洛伊德指着自由女神像对荣格说:
“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正带给他们一场灾难。”
——摘自《与齐泽克对话》

故事是拉康讲的,重心在“轶事”,弗洛伊德的影响。
我羡慕的是,弗洛伊德对自己的了解。

1963。放任自流

| Posted by 周公度
Aug 18 2006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8/7/gongzi,20060818123511.jpg[/img]

荆棘鸟

| Posted by 周公度
Aug 03 2006

当菲尔娜看到女儿梅吉离开丈夫卢克后,她那自信洞悉一切的表情告诉我,她并不爱自己的丈夫派迪,
虽然她与派迪有三个孩子,并在派迪遭不测而死时痛哭不已。

*********
“有一种鸟叫荆棘鸟,这种鸟一生都在飞翔,它的目标就是寻找世界上最高的一根荆棘枝
把自己钉在上面;
然后发出一生中惟一一次,也是最美丽的鸣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