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9月, 2005

妥协伤害自尊

| Posted by 周公度
Sep 27 2005

大约是2001年下半年,我与插画家孙杰合作,由她为我的诗歌小集《她在楼檐下等》配图。全书约50首诗歌,57幅图片。2002年底与作家出版社签了约书,说是2003年五。一左右上市,但次年春天事逢非典,出版有所推迟。而同类书籍此时已经遍布指间,想我的这本书再等出来,或小有亮色,但也难免成为坊间笑谈。那时我的固执,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我乘去京看望老师的时间,把书稿取了回来。

当时,与作家社签的还有我一本小说集。那本小说大多写于1999—2000年。共有100多篇,写的都颇为自负。其中大部分在《太原晚报》发表,部分被赵敏先生作为“杂文”发在《杂文月刊》上。很抱歉的是,有篇100字的小说引起宗教纠纷,当地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会围攻太原晚报社,给当时的责编、我的朋友玄武造成很大的麻烦,还捉笔代我写“悔过”书为我开脱。他前年由报社离职,转嫁希望出版社,我深希望与当年的这件小事无关。

与诗集一样,我现在再看那些小说,那些聪明的痕迹,让我觉得自己面目甚为可憎。在小说中,我想营造一种看似白痴实际深奥无限的文本氛围,而效果却是看似深奥其实白痴无际。去年春天,受新浪网之约,在文化频道开设专栏,我得以重新检读旧作,从100多篇几年前以为得意的作品中,仅筛选出不到十篇。想古人说,人生五十,方知前四十年之非。想我今日的写作,明年又难说不是一场自辱的笑话。

事实如此平易。浅薄不是不知道,而是说知道。但我这些年来,说的最多的依然是知道。就像我在一首诗里写到的“我什么都知道”一样,我只是在强调我的肤浅有所渊源。

偏偏梦见

| Posted by 周公度
Sep 05 2005

咪咪,你好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虽然提前了一个多月,但还是很高兴。我在济南生活时,曾经买过一个一米还大的叮当猫,还用它的爪子擦过嘴。我妈看了老笑我,这样大了还买玩具。后来,连同一套四本的漫画书《大力水手》,给了我姐的孩子。我喜欢这个叮当猫。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一次就有22个叮当猫啊。我想我以后会爱上过生日了。

如果认真算起来,我还有一份生日礼物。今年元旦前夕,有一个我很喜欢的朋友送了我一本台历。她知道我爱慕虚荣,在信上叫我“诗人”。有一天,我翻着台历想今年的出行计划,发现在帘卷西风十月那页、我的生日那天下面,她写了“生日快乐”四个字,还有一个描得很漂亮的“!”号。她性格温婉至极,我一直想亲她。如果她在身边的话。

我很相信巧合的事情。今天打开包装时,左手小指被剪刀划破了,用纸巾包了一下午。这说明了什么呢?我从此要开始自我伤害了吗?盒子里面那两个猫咪散件,我组装好发现,它俩与我以前养的两个小猫几乎一样。那两个猫咪一个叫打手,一个叫姑娘。它俩喜欢一个卧键盘上,一个喜欢趴显示器上,爪子搭着屏幕。但我把它们弄丢了。

现在,它们又回来了啊。下午我在办公室,把它俩看了好多遍,高兴得想踩个稀巴烂。我想起今年春天你从里昂寄来的明信片上,有个数字“69”,我看到后,当时想了许多69式做佳节又重阳爱的事情。其实那可能—绝对—完全是个巧合。只是我固执地认为,巧合也是有说法的啊,为什么世界上有那样多的地铁,我单单梦见巴黎的呢?我可真是不要脸。

2005.9.5

我喜欢你哭

| Posted by 周公度
Sep 03 2005

你哭的样子,
很委屈;

我不想你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