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7月, 2005

nono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29 2005

在我的建议下,
她学会了接吻时闭上眼睛。

你不要这样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27 2005

土豆从前天开始咳嗽,昨晚严重多了。我一夜醒来好几次,听得心痛。
早晨它趴阳台上对一只小鸟叫,之后便咳嗽得背也耸着。

刚才找相关的资料,输入“狗 咳嗽”,居然有三十多万条信息。
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魅力。

许多狗都有着可爱而奇怪的名字。它们的爸爸妈妈也是。
他们心急火燎地咨询着关于它们咳嗽的信息。

看得心里酸。

人家不会从此种植仙人掌吧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23 2005

小区对面新开了家餐馆,老板在门口的一棵小树周围松土种了些辣椒。幼苗已经有绿豆芽大小,秀绿可爱的样子。土豆晚上下楼散步,甩着屁股走到小树那儿,咻咻鼻子,啊呜几口,把几棵辣椒苗全给吃了。他妈的。

土豆你怎么了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16 2005

土豆昨天表现比较异常,晚上下楼刚好碰到纯子。天气太热了,纯子歪着舌头,正在它妈妈腿边上傻蹲着,土豆什么话也没有说,跑过去就在人家舌头舔了一下。然后还用爪子摸纯子的脸。把纯子妈妈笑坏了。她一笑我才想起来纯子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来,纯子妈妈的眉眼有些像那个动不动就笑、就跳的小鹿纯子。

真是尴尬啊。这个花痴狗。我拉过土豆,捏它的鼻子。它转脸又看到了从体育场散步回来的阿雄。阿雄的腰已经比土豆的粗了,走路拖拖拉拉,哈着个舌头,像个破收割机,整体很忠厚的样子。土豆运气特别好,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去在阿雄的舌头也舔了一下,它想再进一步亲时,阿雄不知道搞的,脚一软,侧着身躺在了地上。

阿雄的妈妈穿着件无袖及膝连身裙,显得很高。她笑得捂着嘴巴,和我说了5—6句话。

慢车上的旅程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02 2005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乘坐慢车的呢?

在我二十岁以前,那时的火车恨不得在每个小村庄都停上一会儿。我每每都急得不知道做什么好,只好吃东西,往往是车行未半,带的食物都已经吃完。

在我二十一岁那年,有一次去一个小县采访。那个县城在秦岭山区,我先是沿汉江乘船到的,事情忙完后才发现这个县城里有火车。我和朋友索性坐火车又去了邻县。

真是意外,还有许多空位置。我找个靠窗口的坐下,翻一本杂志。车行很慢,行至山间密林从中时,不时有树叶子扫到我的胳膊,我的脸。有时,还能看到大的鸟振翅,扑啦啦飞起。

我应该是在这一年开始喜欢上火车的,无论它的快慢,不计它的新旧。我还因此喜欢上每一个寂静的站台,晨光初现也好,黄昏降临也好,夜深人静也是别样美妙。

多么让人不安啊。一个热爱喧嚣的人,是如此热爱一段慢车上的旅程。

阿雄又被土豆按在地上

| Posted by 周公度
Jul 02 2005

阿雄的妈妈昨晚穿了件卡其色又有白色竖纹的连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