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3月, 2005

我知道,我不会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26 2005

元宵节时在书店看到本《左传详解词典》,一本专门例释《左传》词汇的书,近1500页,从后记看,印量不会超过1000册,甚至还少。学问做到这个样子,还能说些什么呢?但我自负看得下去岳麓版的原书,不需要这样的“详解”,便没有买。自负多是害人的,许多书我看得一知半解,往往不敢在和朋友的交谈中发表看法。今天早晨醒来,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买那本书,向一个严肃的学者致敬。我很高兴,那么多天过去了,那本书依然还在。

我想起我在济南时,有次回西安,在粉巷的古旧书店里见到一本欧文·肖的小说《穷人·富人》上册,和一本《苏联当代抒情诗选》。我读中学时读过《穷人·富人》下册,一直在寻找上册。但书店老板要的价位我不喜欢,就没有买。我对我女朋友说,明年我再来买。2003年国庆时,我回西安的第二天,就去了这个书店。两本书都在,还在原来的书架上,原来的位置。我买下了这两本书。

我总是这样固执。总是在不需要耐心的地方,把耐心发挥到极至。就像今天因为一个陌生人的一句话,就与人打了一架。我喜欢我所在的城市,我时时与它发生着争吵。我在西安的这些年,每年都要与人打一架,我曾很奇怪地告诉我的几个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仿佛成了规律。在济南也是如此,生活了不满两年,所以打了一次架,另有一次是几乎打起来。事前每次都是好天气,都是我心情平静的时候。

克己复礼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22 2005

土豆从沙发上一下子跳到餐桌上,一脚把花瓶踢了下来,摔成三大块。

它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挪到沙发底下,探出鼻子来看我。我没有理睬它。把花瓶碎片捡起来,想着可以用胶粘好。仔细看了看,却发现中间少了指甲大小的一块瓷。

这个花瓶是在去年景德镇瓷器展上买的。一套两个,全手工的,我很是喜欢。一个细身直口的放在了书橱上,拿了这个凸腰敞口的放客厅里,买了康乃馨养。这几天本该换水和花的,又懒得动手。

土豆今年三月已经一周岁了。不用我再说什么,她也应该对自己负责了。

它心事重重,它怕我暗算它

| Posted by 周公度
Mar 09 2005

它总要啃点什么,才能老实一会儿。它一没有东西啃时,我心里就很不安。因为它啃坏了卧室的门,啃坏了客厅的门,现在又开始打洗手间的主意了。

我拿着它啃坏的水杯,用圆珠笔敲着它的脑袋,说:“再乱啃东西,就换个桌腿敲你!”它象个袋鼠一样坐在我面前,眼神柔柔亮亮的。它总是能把自己弄成这么个样子。

我找了个钉子,想着把门修一下。我说,土豆,这次把门修好了再啃坏就真揍你了。它听到我叫它的名字,忽地一下跑了过来,嘴里咬着一支圆珠笔。我掰开它的嘴巴,把碎了的外壳扔掉,把笔芯放到抽屉里。

它侧着身子躺在地上看着我,口水沾在我的鞋上。“你啃苹果吧。”我给它一个小的。它咬着放到沙发上,却不动嘴。它以前很爱吃啊。我咬了一口我吃的,它立刻囫囵着嚼吧了。哈,它怕我暗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