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0月, 2004

土豆的朋友们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27 2004

土豆已经是附近最有名的狗了。

每天早晨带它出去买报纸,许多人都和它打招呼。它开始还每个人都摆摆尾巴,现在不了,就跟我后面,时不时啃下我的皮鞋。因为它的好人缘,我也顺便收获了不少微笑。但它出去,与其他的狗依然处不好关系。

我家住二楼,五楼有两个狗,一个叫宝宝,一个叫雪雪,它俩与土豆的关系最差。雪雪比较胆小,下楼时跟在宝宝后面。但宝宝是个急性子,还没有到四楼,就汪汪个不停给自己壮胆。土豆每次就不动声色地、早早地坐在防盗门口堵它俩。有好多次,宝宝带着雪雪只好原路返回了。

我隔壁家的狗叫黑子,全身黑亮,算是附近最漂亮的了。最初,黑子很瞧不起土豆,每次经过我家门口,连土豆瞅都不瞅一眼。但它俩在楼下打了几次照面后,黑子迅速改变了人生观和世界观,它发现土豆比它吃得胖,叫的声音有穿透力,而且毛色比它还亮。从此,黑子不管出去回来,只要土豆在家,它都要和土豆碰下鼻子,或者挤吧几下眼睛。

另外一个单元里,好象是三楼,有个狗叫欢欢。欢欢是附近最脏的了,但脏得神气,个性,它走路谁都不看,但又不是傲气,只把一个丑嘴巴东嗅西闻的。土豆最喜欢和它闹,动不动便从它身上跳过去。欢欢的妈妈说,它已经五岁了。我想,怪不得欢欢能这么优雅地脏,原来它看淡了很多事情。

欢欢家旁边的那个单元里,不知道是几楼,有个狗叫小强。小强我只见过两次,很富贵的样子,和土豆第一次见面,它们什么都没有说,哼一声也没有。第二次见面,小强多了个伴,好象叫小小强,土豆很兴奋地跑过去,把小小强撞了个踉跄。小强和小小强的妈妈长得很漂亮,很喜欢土豆,经常摸土豆,也喜欢和我说话。

我家后面的古玩市场有个狼狗,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出奇得懒,还拉里邋遢的,整天就趴着睡觉,几天也听不到它叫一声。土豆哪天吃得撑了,就常常爬阳台上朝它大叫。它偶尔会动下耳朵,“呜”一两声,但还是见不着脸。现在天冷了,远远看过去,它就像一件破大衣。

文物市场还有个狗,算是干净的,干连而傻气,很年轻的样子。而且是个花脸,我一见它,心里就窃笑不已。上周它和土豆隔着窗户对视,土豆好象也不喜欢它的笨蛋脸,恨不得扑过去打架的样子,冲着叫了好长时间,而那花脸有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然后无精打采地“——eng—汪”了一声,转身跑掉了。花脸的妈妈说,花脸年纪还小,不像土豆那么会反映。什么话嘛。

总之,我每天早晨醒来,希望不是因为土豆在撞卧室的门,而是因为土豆要打扫沙发上的灰尘和它掉的毛,正在四处里找掸子。

你那么瘦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20 2004

你那么瘦;

我的吻,
那么乱.

罗马假日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16 2004

昨晚又看了会《罗马假日》。很奇怪安妮公主怎么会喜欢一个说谎的人。虽说乔是慢慢发现安妮的可爱的,但他也是慢慢不说谎的。无论他现在如何,他却有一颗随意调频的说谎的心。

戈利高里。派克真是不该演这个角色。在《杀死一只知更鸟》里,他已经成了另外一个人,没有必要摧毁自己。

[img]http://www.lovewindow.com/film/oscar/usfilm/film1/54.jpg[/img]

我许的愿太大了吗

| Posted by 周公度
Oct 15 2004

姐来看妈。已经住了几天了。

早晨抽了时间,带她和外甥去家附近的大兴善寺。
烧香时,我那把香没有插好,散落成一堆,从另
一端也燃了起来。这是有说法的。人是蜡生活,
两端燃不得。菩萨,我许的愿太大了吗?

过去一直是去大雁塔烧香的。或许我不该图路近
而乱改心思。菩萨之间都是认识的,她们都不喜
欢没有恒心的人。姐也同意我的说法。那再去大
雁塔吧。烧香,上蜡,叩头,许愿。终于心安。

菩萨喜欢回心转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