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04

美人莫问出处

| Posted by 周公度
Feb 25 2004

[给我的杂志写了个怪东西]

美人莫问出处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
有恩怨,就免不了女人的几把掺和。
女人是美人的别称,与丑八怪、癞蛤蟆没什么干系。

据说,美人还是一种兵器,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就是史上最拽的时尚兵器。
这兵器是如此牛B,伤人也自伤,又像他妈暗器。
读过韦小宝传记的人,一定会想到:每个略有姿色的柴禾小妞
在成为水灵灵的大姑娘前夕,都难逃被江湖中最操蛋的帅哥睡上一觉。

许多志大才疏的侠客都有弄玉扪香、卧听叫东篱把酒黄昏后床的远大理想,
但江湖之大,丑八怪万万千,癞蛤蟆千千万,耐看的女人却只有一个;
不费点口舌,不打上几架,揽腰入怀——纯属空想打人比黄花瘦炮主义与无力的扯蛋!
侠客们都不想只流口水,更不想在扯蛋中蹉跎了青春年华。

那么——这就势必要打架拼刀子,要费口舌。
打架起源于吃醋,它讲究狠、快、准、稳。但人有志气,脚有脚气,技术也有高低,
所以,搞不好就有可能挨片刀,可能被割口子,被扯头发,被踹屁股,抓下身,甩一脸鼻涕也未可知。
这其中,有多少侠客,铁骨铮铮,却因为好面子不包扎手指上的伤口,只流血,不结疤,而翘了辫子;
就像我所见到的:有无数江湖中人,风度翩翩,却因为不好意思挠背上的一个痒痒疙瘩,而活活痒死。

我不是喜欢背后拍砖头的人,不是一个偷偷下绊子,使别子的人;
我是个敢挠痒痒的人!是个有创可帖从此没伤口的人!
是一个有伟大人格、不需我动刀动枪就有无数美人投怀送抱的人。我只好每日都说:
来来来!我的美人,我的达琳,先别打喷嚏,先别掐狗尾巴花,芙蓉帐里有暖气,快来消魂!
+++++++++
春月中,已有嫩花
开在寻常百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