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织

Posted by 周公度
Jan 12 2006

他无疑——
是一个骗子;
还是一个
坚定的说谎者;

他的理由
无一不倾向自己;
他有颗狭窄的、以冰凌为血的
心;

就,孤立他,
拒绝他,唾弃他,
用你的单薄
羞辱他。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