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伤害自尊

Posted by 周公度
Sep 27 2005

大约是2001年下半年,我与插画家孙杰合作,由她为我的诗歌小集《她在楼檐下等》配图。全书约50首诗歌,57幅图片。2002年底与作家出版社签了约书,说是2003年五。一左右上市,但次年春天事逢非典,出版有所推迟。而同类书籍此时已经遍布指间,想我的这本书再等出来,或小有亮色,但也难免成为坊间笑谈。那时我的固执,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我乘去京看望老师的时间,把书稿取了回来。

当时,与作家社签的还有我一本小说集。那本小说大多写于1999—2000年。共有100多篇,写的都颇为自负。其中大部分在《太原晚报》发表,部分被赵敏先生作为“杂文”发在《杂文月刊》上。很抱歉的是,有篇100字的小说引起宗教纠纷,当地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会围攻太原晚报社,给当时的责编、我的朋友玄武造成很大的麻烦,还捉笔代我写“悔过”书为我开脱。他前年由报社离职,转嫁希望出版社,我深希望与当年的这件小事无关。

与诗集一样,我现在再看那些小说,那些聪明的痕迹,让我觉得自己面目甚为可憎。在小说中,我想营造一种看似白痴实际深奥无限的文本氛围,而效果却是看似深奥其实白痴无际。去年春天,受新浪网之约,在文化频道开设专栏,我得以重新检读旧作,从100多篇几年前以为得意的作品中,仅筛选出不到十篇。想古人说,人生五十,方知前四十年之非。想我今日的写作,明年又难说不是一场自辱的笑话。

事实如此平易。浅薄不是不知道,而是说知道。但我这些年来,说的最多的依然是知道。就像我在一首诗里写到的“我什么都知道”一样,我只是在强调我的肤浅有所渊源。

16 Responses

  1. 博客主人 说到:

    渐进的修持——
    :)
    终于有人这样说。

  2. king19524 (无名博友) 说到:

    文章在公子是一种渐进的修持,每每返读总有不堪回首之感也是寻常了.

  3. 博客主人 说到:

    你告诉他咱俩的事情了? :D

  4. 博客主人 说到:

    你希望我对你表白吗 :D

  5. xuenu (塞壬) 说到:

    跟玄武还有这样一腿哪
    啧啧

  6. xiaofengshuyu (小风) 说到:

    来看看你也要表白表白 :D

  7. 博客主人 说到:

    贫瘠比浅薄好.贫瘠是希望,浅薄是自轻

  8. 博客主人 说到:

    当年小乔初嫁我,我气风发脾气大,朝三暮四累坏了

  9. qingnu (青奴) 说到:

    碰巧,今天偶在自己的版区里也说了同样的话。
    只不过比浅薄更甚,是贫瘠:(

  10. erer2 (二二) 说到:

    俺认为,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嘛。长大了哦 :mad:

  11. 博客主人 说到:

    是什么咒语?

    会让我黄袍加身吗?

  12. huahuaww (樺樺) 说到:

    轟轟蜜哩媽轟轟
    噶口哩哦空

  13. 博客主人 说到:

    好极了。这下我可以有机会告诉你很多事情了。

  14. 博客主人 说到:

    我草

  15. nancyso (壽壽) 说到:

    我什么都不知道.

  16. maydesky (五月消失) 说到:

    铅笔。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